• <rt id="my6mm"></rt>
  • <object id="my6mm"></object>
    云南建投第三建設有限公司官網 歡迎您! 今天是 2021年10月15日 星期五

    黨群工作 - 老建文苑

    【每日一讀】陽臺上的遺憾(韓少功)
    發布時間:2019-11-08 瀏覽:2308

    南方人指路,總是說前后左右。北方人指路,總是說東西南北。前后左右,以人為參照,是一種主觀方位;東西南北,以物為坐標,是一種客觀方位。這樣說起來,似乎南方人較為崇尚主觀意志,北方人較為遵從客觀實際。

    指路方式的不同,當然還可能有更多的原因。比方說,南方降雨量偏多,云、雨當頭時四野茫茫,如果行人沒有隨身攜帶指南針,就很難像在北方多見的晴空之下,瞥一眼日頭,輕易辨出東西南北。

    再比方說,北方平原地較多,建房不常受到地形限制,可以建得四向方正,多以皇宮或神廟為中心,次第森嚴、秩序井然地組成棋盤式格局。在那個棋盤里,東西南北已被縱橫街道刻入人心,很難有南方街市的模糊和混亂。

   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建筑是人心的外化和物化。南方在古代為化外之地,如今到??诳纯?,盡管這里地勢平坦,并無重慶式的山巒起伏,但前人留下的老街很少有直的,這些隨意和即興的作品,種種偏門和曲道,很適合隱藏神話、巫術,要展示天子威儀和官府陣仗,卻不那么方便。留存在這些破壁殘階上的,是一種自由和活潑,是文化道統的稀薄和渙散。雖然免不了給人一種混亂之虞,卻也生機勃勃。它們不像北方的四合院,規規矩矩、一棟一梁地不越雷池,嚴格遵循天理與祖制。

    當然,南北文化一直在悄悄融合。建筑外觀上的南北之異,并不妨礙南方某些宅院與北方四合院一樣,也是很見等級的,比如有一些耳房和偏間,可供主人安置男仆和女傭。這些宅院也是很講究家庭和合的,有東西兩廂,有前后幾進,可供主人安置龐大的宗親體系,包容兒孫滿堂、笑語喧嘩的大團圓。在那大堂里正襟危坐,上下分明、主次分明的感覺油然而生。倘若在院中春日觀花,夏日聽蟬,簫吹秋月,酒飲冬霜,也免不了一種陶潛式的淡然和曹雪芹式的傷感——中華文化一直在這樣的宅院里淺吟低唱。

    這類宅院,在現代化的潮流面前一一傾頹,當然是無可避免的結局。金錢成了比血緣更有力的社會紐帶,個人成了比家族更重要的社會單元,大家族開始解體為小家庭,小家庭又正在被獨身風氣蠶食,這使舊式宅院的三進兩廂之類顯得十分多余。要是多家合住一院,又不大方便保護現代人的隱私,誰愿意起居出入、喜怒哀樂都在眾目睽睽之下?

    更重要的是,都市化使地價狂漲,很難容忍舊式宅院那樣奢侈的建筑容積率。稍微明了國情的人,就不難理解高樓大廈是我們唯一現實的選擇??吹侥承┩鈬藢λ暮显褐惤蚪驑返?,不必去過分地湊熱鬧。

    這種高樓大廈正在顯現著新的社會結構,拓展著新的心理空間,但一般來說缺少個性,以其水泥和玻璃,統一著每一座城市的面容和表情,不分南北地繪制出彼此相似的生活圖景。人們走入同樣的電梯,推開同樣的窗戶,坐上同樣的馬桶,在同一時刻關閉電視并在同一時刻打著哈欠。長此下去,環境也可以反過來浸染人心,會不會使它的居民討論同樣的流行話題,制訂同樣的購物計劃,擁有同樣的戀愛經歷以及同樣的懷舊情結?以前有些人說,儒家促成文化的大一統,其實,現代工業對文化趨同的推動作用,來得更加猛烈和廣泛,行將把世界上任何一個天涯海角,都制作成建筑的仿紐約、服裝的假巴黎、家用電器的贗品東京——所有的城市,越來越像同一座城市。

    這種高樓大廈的新神話拔地升天,也正把我們的天空擠壓和分割得狹窄零碎,使四季在隔熱玻璃外變得曖昧不清,使田野和鳥語變得十分稀罕和遙遠。清代張潮在《幽夢影》中說:“因雪想高士,因花想美人,因酒想俠客,因月想好友,因山水想得意詩文?!比绱饲逍暮脱湃?,似乎連同產生它的舊式宅院,已經永遠被高樓大廈埋葬在地基下面了。全球的高樓居民和大廈房客,多已習慣于一邊吃快餐食品,一邊因雪想堵車,因花想開業,因酒想公關,因月想星球大戰,因山水想開發區批文。當然,在某一天,我們也可以步入陽臺,在鐵籠般的防盜網里,或者在汽車急馳而過的轟鳴聲里,一如既往地觀花或聽蟬,月下吹簫或雪中飲酒,但那畢竟有點像勉勉強強的代用品,有點像用二胡拉貝多芬,或者是在泳池里遠航,少了一些真趣。這不能不使人遺憾,遺憾是身后寂寞的影子。

    (摘自浙江文藝出版社《韓少功散文》一書)《讀者》供稿

    国产成人a视频高清在线观看,欧美国产激情二区三区,亚洲在av人极品无码网站,狠狠综合久久久久尤物